www.jiuxiyun.cn-亚洲天堂在线观看,性少妇videosexfreexxxx片,樱花动漫官方网站,亚洲精品成A人在线观看

                  歡迎進入濟南友發鋼管物資有限公司官方網站!

  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?濟南友發鋼管物資有限公司  魯ICP備10028367號-1 網站建設:中企動力濟南

                  關于我們

                  產品中心

                  新聞中心

                  聯系我們

                  電話:0531-88680530 62331116

                  傳真:0531-88682438

                  郵箱:  1720538174@qq.com

                  網址:http://www.jiuxiyun.cn

                  地址:濟南市工業南路與鳳凰路交口向北1500米鳳凰路鋼材市場

                  / CONTACT US

                  客戶服務

                  客戶服務

                  新聞中心

                  NEWS CENTER

                  戴帽鋼企“華麗”轉身 政府補貼左右鋼企業績

                  分類:
                  公司新聞
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
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
    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
                  2013/09/18 09:48
                  瀏覽量
                  【摘要】:
                  截至8月31日,33家上市鋼企的中報顯示,22家鋼企盈利。這與去年同期近九成虧損,形成了鮮明的對比。然而,財報信息及相關數據顯示,在賬面盈利背后,上市鋼企的鋼鐵主業依然深陷寒冬,在多方因素制約下,無法擺脫“虧本經營”的困境。部分上市鋼企的賬面盈利,只是一種“輸血式盈利”。8月31日,隨著包鋼股份披露半年報,滬深兩市主板上市的33家鋼鐵企業半年報全部出爐,其中22家盈利,11家虧損,與2012年同期

                  截至8月31日,33家上市鋼企的中報顯示,22家鋼企盈利。這與去年同期近九成虧損,形成了鮮明的對比。然而,財報信息及相關數據顯示,在賬面盈利背后,上市鋼企的鋼鐵主業依然深陷寒冬,在多方因素制約下,無法擺脫“虧本經營”的困境。部分上市鋼企的賬面盈利,只是一種“輸血式盈利”。 8月31日,隨著包鋼股份披露半年報,滬深兩市主板上市的33家鋼鐵企業半年報全部出爐,其中22家盈利,11家虧損,與2012年同期的“近九成上市鋼企虧損”相比,呈現出了明顯的扭虧態勢。 其中,*ST鞍鋼和*ST韶鋼雙雙扭虧成功。包括馬鋼、首鋼、華菱鋼鐵和安陽鋼鐵在內的多家去年巨虧的鋼企,上半年虧損額均大幅收窄。中報業績的“反轉”,讓長期處于嚴冬期的鋼鐵業看到了盈利的曙光。然而,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,在賬面盈利的背后,是企業通過各種財務手段調高利潤和利用營業外收入“補血”。 “財務報表水分太大,遠遠不能代表行業的真實情況。”一位山東大型國有鋼企內部人士表示,多數鋼企的鋼鐵主業已難盈利。 鋼企中報業績喜人 在鋼價低迷、盈利艱難和債務高企的情況下,鋼企卻紛紛給出了“靚麗”的中報。 “噸鋼利潤不夠買一根冰棍”,這是上半年鋼市廣泛流傳的一句話。 在宏觀經濟增速放緩的大背景下,上半年用鋼需求增長疲軟,鋼價則隨之下跌。 自今年2月以后,鋼價從年內高位滑落,此后連續長達5個月的陰跌,讓利潤空間被一再壓縮,鋼企的經營和生產變得異常困難,貿易商更是“叫苦不迭”。 在鋼價低迷、盈利艱難和債務高企的情況下,鋼鐵業身處寒冬難以脫身。此時,鋼企卻紛紛給出了“靚麗”的中報。 截至8月31日,統計內的滬深33家上市鋼企,共計實現營業總收入6704.08億元,凈利37.31億元,同比分別增長3.39%和24.61%。 新京報記者統計發現,33家公司中,22家盈利,11家虧損,相比2012年同期,回暖趨勢明顯。 從單個公司來看,寶鋼上半年凈利超過37億元,在眾鋼廠中一枝獨秀;另一大國有鋼廠武鋼則實現凈利潤4.61億元,同比去年的1.35億元,盈利大增241.32%,成為上半年業績增長最快的鋼廠。 多家去年巨虧的鋼企在上半年實現了扭虧和減虧。 其中,*ST鞍鋼和*ST韶鋼雙雙扭虧為盈;上年同期虧損20億的“虧損王”馬鋼股份,上半年虧損3.3億,同比大幅減虧15.6億元;首鋼股份、華菱鋼鐵和安陽鋼鐵,上半年虧損額也大幅下降,分別同比減虧23%、70.6%、57.8%。 戴帽鋼企“華麗”轉身 兩家“戴帽”的鋼企*ST鞍鋼和*ST韶鋼雙雙扭虧,而在扭虧的背后,是固定資產折舊調整、剝離不良資產、大股東“輸血”等。 在33家鋼企的中報中,兩家“戴帽”的鋼企*ST鞍鋼和*ST韶鋼雙雙扭虧的“華麗”轉身尤為顯眼。 因連續兩年巨虧從而“披星戴帽”的*ST鞍鋼,在上半年實現盈利7.02億元,與去年同期19億元的虧損額相比,同比增長125%,實現業績“大逆轉”,讓公司在年內“摘帽”成為大概率事件;同樣兩年巨虧后披星戴帽的*ST韶鋼,上半年實現利潤0.11億元,業績增長101.4%,成功扭虧。 然而,扭虧的背后卻是公司通過固定資產折舊調整和不良資產的剝離“扮靚”等業績。 公告顯示,今年1月起,*ST鞍鋼對部分廠房和設備折舊年限進行延長,直接導致公司今年凈利增厚約9億元,同時較2012年折舊費用降低12億元左右。 同時,今年1月末,*ST鞍鋼與大股東鞍鋼集團和下屬子公司簽訂資產置換的協議,*ST鞍鋼出讓天津天鐵45%的股權及莆田公司80%的股權,并收購鞍鋼集團下屬國貿內貿業務整體資產以及其所持9家內貿子公司的股權。 據悉,天鐵和莆田去年累計虧損達5億元左右,而購入的兩項優質資產被認為分攤到上半年的利潤有7億元,一進一出,公司上半年的收益大幅增加。 鞍鋼集團國貿公司副總經理李達光此前曾表示,國貿公司是鞍鋼集團優質資產,注入上市公司后,將幫助其全力扭虧。 另一家扭虧的ST公司韶鋼股份,依靠的也是折舊調整和大股東寶鋼集團“輸血”等招數。 在入主*ST韶鋼之后,寶鋼集團去年底通過定增為其輸血15億作為流動資金,大大降低了公司的財務費用;而上半年公司新的折舊政策和非流動資產處置帶來的過億元的收益,被認為是帶動韶鋼上半年實現0.11億凈利潤的主因。公司財報顯示,扣除非經常性損益,*ST韶鋼上半年虧損了近0.39億元。 除了折舊調整等,對應收壞賬和存貨零計提處理也是上市鋼企“扮靚”業績的方法之一。 中報顯示,*ST鞍鋼對近16億元的應收賬款沒有采取任何壞賬準備,新鋼股份、本鋼板材和華菱鋼鐵也均對于數億元的應收賬款采取零計提,八一鋼鐵則對高達33億元的存貨“大膽的”進行跌價零計提。 一位鋼鐵業證券分析師表示,目前市場不景氣,鋼材價格持續下跌,企業發貨后有回款難的風險,一般都會在報表中對壞賬和存貨跌價做計提,但部分企業對應收壞賬和存貨跌價進行零計提,這種做法太過激進,有虛增凈利的嫌疑。“以ST鞍鋼為例,如果以6%為一年期賬款的計提比例,公司上半年的壞賬計提會超過7900萬,一旦計提將從公司的利潤中扣除,業績會受到影響。”該分析師說。 政府補貼左右鋼企業績 去年獲得20億元巨額政府補貼一舉“扭虧”的重慶鋼鐵,在今年上半年在無重大補貼的情況下,再次面臨業績大幅虧損的局面。 除去各種會計手段,上市鋼企扭虧的背后,還有著各地政府的財政補貼。 其中,最典型的例子當屬凌鋼股份。 中報顯示,凌鋼股份上半年營收73.3億元,同比增長10.96%;實現凈利潤0.37億元,與去年同期虧損2.32億相比,同比增長115.92%,扭虧為盈。而扭虧的原因,則是數億元的政府補貼。 據了解,今年1月、6月和8月,凌鋼股份分別收到來自凌源市、北票市和朝陽市政府累計高達3.8億元的財政補貼。 除凌鋼股份外,中報業績上升最快的武鋼股份,上半年營業外收入為4639.7萬元,其中政府補貼就達到4253.4萬元;上半年實現凈利潤739萬的杭蕭鋼構,則收到了302萬元的政府補貼,接近利潤的50%。 數據顯示,近三年來,鋼企的財政補貼呈現逐年上升的態勢。2010年至2011年這三年,上市鋼企獲得政府補貼的數額分別為13.43億元、30.57億元、61.46億元。 其中,獲取補貼額最大的是重慶鋼鐵。2012年,因獲得20億元巨額政府補貼而一舉“扭虧”的重慶鋼鐵,在今年上半年在無重大補貼的情況下,再次面臨業績大幅虧損的局面。 中報顯示,重慶鋼鐵上半年虧損11.15億,成為A股上市鋼企中虧損最嚴重的公司。 鋼鐵主業已難盈利 自2011年四季度開始出現全行業虧損后,鋼鐵企業進入了下行通道,各大鋼廠主營業務難以盈利,多數是在虧本生產。 分析師認為,與去年相比,今年上半年企業的經營狀況略微好轉,但賬面上的提升并不能說明回暖的大勢,目前行業仍舊很困難。 “財務數字是好看了,但行業現狀仍然沒有實質性的改變”,中鋼協副秘書長曲秀麗則表示,由于去年鋼企的虧損基數太大,今年更多的企業只是賬面上略微盈利,但代表不了真實的狀況,行業的嚴冬還遠遠沒有過去。 2011年起,隨著四萬億投資的余波逐漸消退,此前急速擴張的鋼鐵工業,在產能過剩的重壓下,漸漸走入利潤下滑和全行業虧損的大勢。 兩年來,伴隨鋼價的持續低迷,多家鋼企在虧損線上徘徊。 “不能看報表,財務數據的水分太大,遠遠代表不了行業的真實情況。”山東鋼鐵的方建平表示。 方建平多年從事一線鋼材銷售工作。在他看來,上市公司只是大型鋼鐵集團下屬的一部分,在行業虧損嚴重的情況下,往往通過資產轉移,財務運作和補貼“粉飾”報表,代表不了集團的整體經營狀況。 “從一線銷售的情況來看,上半年鋼廠虧得一塌糊涂。山鋼下屬無論是萊鋼、邢鋼還是張鋼,經營狀況都非常不好。”方建平說。 河北鋼鐵下屬一家鋼廠市場部的王宇明也表達了類似的觀點。“可能比去年改善的,只是財務報表。從成本狀況和市場狀況來看,甚至遠不如去年。”王宇明說。 沙鋼旗下一家鋼鐵公司的經理表示,今年沙鋼的噸鋼利潤已經從去年的50-60元“攔腰斷”至20-30元,“企業內部一直在努力控制成本,但外部環境來看,沒有什么實質性的改觀,行業形勢依舊嚴峻。” 中鋼協數據顯示,上半年86家大中型鋼企合計盈利22.67億,平均銷售利潤僅為0.13%,虧損面高達40.7%。而從利潤構成來看,上半年實現利潤中,包括投資收益43.21元、營業外收支凈額38.8億元,扣除這些因素,鋼鐵主業大幅度虧損。 事實上,在行業利潤下滑,業績不振的情況下,各大鋼廠的鋼鐵主營業務難以盈利已是事實,多數企業目前更是在虧本生產。 王宇明介紹說,目前只能說少數鋼材品種,因為特定的質量在某些市場較好的時候,還可以盈利,絕大多數產品都是在虧本。 方建平則表示,目前鋼企已經進入越虧損越生產的怪圈,但都不愿意減產,“反正停也是死,生產也是死,誰都不愿第一個倒下,那就拼到最后。” 地方干預下的行業困局 一位中鋼協內部人士說,對地方政府來說,在一定程度上,保住鋼材產量,就是保就業保GDP。 在宏觀經濟增速放緩,用鋼需求不振的情況下,上半年鋼材的產量卻一直“堅挺”。 據統計,上半年全國生鐵、粗鋼和鋼材產量分別同比增長5.7%、7.4%和10.2%;而全國平均日產粗鋼215.4萬噸,相當于年產粗鋼7.86億噸水平,仍然沒有減產的跡象。 中鋼協副會長張長富曾表示,生產的高增長不等于社會的高消費,相當一部分生產成為無效生產,鋼材庫存一直居高不下,行業供過于求的現狀加劇。 “產能過剩,地球人都知道,根本原因是企業沒法減產,只能虧本經營。”方建平表示,一方面企業擔心停產會失去一部分市場份額,另一方面,一旦停產銀行貸款授信可能中斷,讓企業不敢冒資金鏈斷裂的風險。 此外,方建平表示,鋼鐵企業多為各地方大型國企,是地方財政的納稅大戶,對就業和經濟增長影響巨大,“像山鋼是山東國資委下屬第一大國企,一個廠子就七八千人。多重壓力下,企業只能硬著頭皮生產。” “有的地方政府不僅不讓減產,還逼著企業增資擴產。”一位中鋼協內部人士說,對地方政府來說,在一定程度上,保住鋼材產量,就是保就業保GDP。 中國冶金工業經濟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劉海民表示,鋼鐵工業經濟效益低迷的根本問題,就是鋼企虧著本經營的現狀難以打破。 劉海民認為,造成產量居高不下和行業虧損面大主要是來自大中型國有鋼廠,在某種程度上已經成為全行業的“拖累”。他列舉數據,上半年86家重點鋼企利潤在22億左右,扣除礦山企業50億元的收入,可能是虧損30億元;而根據發改委的數據,上半年規模以上鋼鐵冶煉壓延業工業(包含中小鋼廠)利潤總和在295億元左右,這意味著中小鋼廠上半年盈利在325億元左右。 “民營鋼廠虧損可以不生產,但國有鋼廠不行。”劉海民說,在就業、稅收和GDP的壓力下,地方政府過度干預鋼企的投資和生產,國有鋼企減產停產難以實現,是造成目前行業“虧本生產”困局的根本原因。 虧本經營困局難改 一位專家表示,要改變目前的困局,需打破“虧本經營”的現狀,但“運行機制不變,困局難有改觀”。 在受訪的多位鋼企內部人士和行業專家看來,鋼鐵業的寒冬目前遠沒有結束,行業春天看起來仍然很遙遠。 “在大的政策不變的情況下,三五年可能都調整不過來,行業春天到來恐怕還會非常漫長。”中鋼協副秘書長曲秀麗表示,在行業下滑已成大勢的情況下,鋼鐵企業需要擺脫以前對產量和規模的追求,轉而從產品質量、內部效益和產業結構調整上尋求突破。 據河北鋼鐵的王宇明介紹,早在一年多前,集團就已經認識到,再次出現“大規模刺激政策”的可能性已不大,鋼鐵行業的寒冬會是個長期的過程。他介紹,在做好財務、經營和銷售最大力度地降低成本的同時,集團去年已經開始發展非鋼產業,“未來兩到三年,利用現有的廠房設備發展非鋼產業會成為集團盈利新的增長點。” “目前多數大鋼廠的心態是,不管企業虧損有多嚴重,一定會有救市政策出臺,到最后鋼廠就是拿著補貼繼續生產。”方建平說。 劉海民表示,改變目前鋼鐵業的困局,就需要打破“虧本經營”的現狀,“行業的運行機制不變,困局難有改觀,企業就不會有春天。”他認為,地方政府應該減少對鋼企的投資生產的干預,停止向企業補貼和輸血,讓虧本經營的狀態停不來,轉而提高對環保和生產質量監督和管理,建立有效和通暢的退出機制,市場自然會通過優勝劣汰的方式將不合格的企業淘汰出局。 “可能未來5-10年內都是鋼鐵業的調整期,而國有企業會是調整的關鍵。”劉海民說。 (本文來自于新京報) 

  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
                  18禁无码免费高黄肉网站| 啦啦啦免费高清在线视频观看| 特级西西人体444WWW高清大胆| 青柠影院免费观看电视剧高清8| 欧美日韩国产一区二区三区| 久久精品国产亚洲AV麻豆长发| 2022国产成人精品视频人| 国产精品欧美亚洲日本综合| 久久无码人妻精品一区二区三区| 亚洲AV无码专区国产不卡顿|